互联网媒体

中国家长有“藤校”情结,归根结底是不太懂美国大学

2020-10-14 11:27

每年的12月中下旬,是美国大学派发ED offer的密集期。美国名校特别是在是“藤校”offer的派发,往往沦为中国家长、媒体注目的焦点。而有学生获得名校特别是在是“藤校”offer的国际学校,堪称将其当作一件大喜事,在学校官方公布渠道上广泛传播。  中国的家长、媒体十分注目名校入学。有数据表明,“藤校”每年在中国入学的学生就200人左右,仅有占到申请人美国大学本科的中国学生总量的千分之二,但对这些学生的报导却最少占到到总量的一半以上。  中国为何不会有名校热?这可以列出出有很多的原因,比如名校学生杰出,是自学的榜样;名校毕业生更佳去找工作,前途光明;考上名校学生数量是取决于一所国际学校办学水平的指标,沦为辨别高中好劣的标准。  这些原因并没拢,但我指出,这些原因背后的核心是中国家长广泛对美国的大学并不大理解。这就如同去卖奢侈品,在不确切各种品牌差异的状况下,三高的就是最差的一样的理念,名气越大的大学则越少,所以“藤校”的概念在中国广为人知。  在多数中国家长眼中,世界级的顶级名校只有12所:八所“藤校”和牛津剑桥,另加斯坦福和MIT。上海有所国际学校今年有首届毕业生,对新的学校而言其申请人结果是挺不错的,但家长们很不失望,就因为没出有一个“藤校”。  我曾跟一位国际学校的英籍总监交流,她提及很无法解读中国学生为何不会轻视帝国理工学院这样的英国名校,她打趣地说道:“要是折断一条胳膊就可以入帝国理工的话,很多英国人不会不愿作出这样的自由选择。”  UWC苏州分院是一所尤其推崇教育理念传送的学校,特别强调其毕业生需要上名校是结果,但不是学校的目标。但多数中国家长是无法解读或者无法拒绝接受这种理念的,这给学校带给相当大劝说工作量。  我是学新闻名门,在新闻业界,最出名的美国两所新闻学院分别是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和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

中国家长有“藤校”情结,归根结底是不太懂美国大学

前者是“藤校”,也是美国新闻界最低奖项—普利策奖的票选机构,这广为人知,而后者是一所名列100多位的美国大学,按照常理认同不是名校,但这所学校在世界上最先创立了新闻学院,早期和中国新闻界关系密切并备受尊崇。中国新闻业界甚至必要称作密苏里新闻学院。这也就是说,世俗的眼光和业内的辨别具备很大的差异性。  中国媒体对高考状元也很注目,但我们仔细分析后不会找到,对这些高考状元的关注点主要集中于在自学方法和技巧上。这跟中国大学主要看中考分数线有关,对学生的个性化展现出并不重视。  但是美国的“藤校”对学生不仅有高的标化成绩拒绝,同时也要突显个性。为此,需要获得美国名校本科offer的学生也往往各有特色,对媒体来说,也是较为好写出报导,比较较为更容易构成话题。这也是2000年前后哈佛女孩刘亦婷现象需要构成热点的最重要原因。  有个性、有故事的学生的茁壮故事是一挺有意思,也备受家长青睐。但这对国际学校而言,培育出有一名具备个性的学生并非是一件易事。  多数的中国国际学校,其教育想法是要培育出有一个人,推崇过程和长久性,能否有学生申请人到世界名校的offer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无法故意为之。

中国家长有“藤校”情结,归根结底是不太懂美国大学

但中国家长更加重视的是结果,特别是在是名校申请人结果。在这个过程中会和学校产生理念上的冲突,甚至拒绝学校作出一些非理性不道德,比如否要开办托福、SAT课程,协助学生提升标化成绩等方面皆更容易产生分歧,这也是为何这些年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频密传出成绩不实、休学等问题根源所在。  中国的大学入学评估体系很非常简单,主要看中考成绩。但美国大学的入学更加注重综合性评估,更加重视学生的个性和未来发展潜力。为此,孩子参与中考的中国家长必须操心的事情只不过并不多,只要注目一下成绩才可。但要想要申请人美国名校,则是一件十分简单和艰难的事情,必须投放大量的人力物力。  我仔细观察到,对国际教育的注目和投放要数南京外国语学校的家长们。南京高等教育繁盛,高知云集,但南京家长大富大贵得很少,为此南京的家长投放更好的精力到孩子求学上。南京外国语学校本部学生申请人结果非常杰出,必不可少背后有诸多父母的希望和反对。  2017年,南京外国语学校本部有13名学生获得藤校offer。但我们如果仔细分析,不会找到南京外国语学校本身对本部学生在求学上的综合反对力度,和国内同类型的学校比起并不占优,但他们的毕业生以及家长对学校毕竟十分接纳,甚至在香港、美国这些地方都不愿穿南京外国语学校的校服。也就是说,就越理解求学的家长就越有可能和学校构成良性互动关系。  这之后构成一件很吊诡的事情,凡是就越注目名校的家长,很有可能是就越无以确实解读国际教育的精髓,很更容易将问题怪罪到学校身上,进而不会和学校产生理念上的锐利冲突。而对国际教育解读很深的家长,不会在孩子茁壮道路上大大获取反对,顺其自然,最后的申请人结果很有可能反而不俗。  为此,名校冷对国际学校而言毫无疑问是双刃剑,挤满过于多的爱与恨。只有等到中国家长、中国媒体理性看来名校入学,仍然这么热衷名校,更加多注目学生茁壮的本身,中国的国际教育才算确实踏上了理性的道路,重返到了国际教育培育人的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