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零售业

房企们更青睐一线城市:频频斥巨资抢地王布局

2020-10-04 11:27

房企大面积解散三、四线城市,争相布局一、二线城市于是以沦为行业趋势。然而,在一线城市以超高价格拿地,否知道万无一失?从三、四线城市中脱身,又否真为能一走了之?随着地产行业净利润增长速度下降,房企必须付出代价的问题将更加多。北京土地市场真为傻了,我们每次去只有举牌的份。某千亿级房企集团总部低管陈伟(化名)向记者回应。10月以来,北京土地市场急速加剧,时隔葛洲坝以75000元/追的楼面价夺下丰台樊家村地块,创下北京单价地王纪录后,招商、华侨城联合体以83.4亿元勇夺丰台区南苑乡槐房村和新的宫村地块B组团,楼面价高达56000元/平方米。随着一、二线经济繁盛城市土地市场大大加剧,面粉比面包喜又出了常态,在这一过程中,握重金的央企、国企沦为最重要推动者。

房企们更青睐一线城市:频频斥巨资抢地王布局

比起那些人口迁离城市,一线城市人口规模于是以持续上升,那么在一线城市以超高价格拿地,否知道万无一失?房企巨资扔向一线城市自2013年起,主流房企相继重返一、二线经济繁盛城市,一线城市拿地热潮在今年堪称超过了高峰。业内机构的研究表明,今年1~9月,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等多城市皆经常出现了总价、单价地王,北京、上海两个一线城市常有,其中北京5宗总价地王,1宗单价地王;上海3宗总价地王,2宗单价地王。大型房企频密增大一线城市布局力度,是这些城市地王频出主要原因。研究机构统计数据表明,截至11月4日,20大标杆房企今年合计拿地金额早已超过3317亿元,这一金额早已多达了2014年全年。流动性十分严格,是造成一线城市地王频出主要原因。陈伟告诉他记者。然而,也正是由于多数企业皆意识到一线城市的安全性,造成土地价格水涨船高,经常出现面粉比面包喜的情形。保利地产(保利西山林语保利新的茉莉公馆)一位内部人士回应,以往房企在拿地前都会做到一个盈利前景测算,按照周边情况测算项目的最后售价范围,以此计算出来利润率。

房企们更青睐一线城市:频频斥巨资抢地王布局

但目前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地价往往比周边在购项目还要喜,根本无法做到盈利测算,拿地的企业不能赌前景。谁在抢走地王记者注意到,在这波地王潮背后,大型房企之间的投资辨别不存在差异。一方面,央企国企类房企在土地市场不惜重金抢走地王。以北京为事例,截至11月4日早已转让32宗居住用地中,央企国企参予拿地占到比超过63%。但另一方面,以万科、碧桂园为代表部分民营房企却对这波土地热潮一直保持警惕。万科董事会秘书谭华杰回应,虽然一线城市楼市转好慢,但房价与土地价格差距并不合理,因此万科在拿地时会更为慎重。陈伟向记者回应,像北京这种城市房价长年下跌趋势还是非常明显,即便接下来房价下跌不如预期,企业也可以采行时间换空间的方法,捂着等到房价下跌了再行买。由于央企国企的融资成本很低,只要地价的上涨幅度低于融资成本,就相等于赚了,这也是它们勇于高价拿地的最重要原因。但与之比较,民企融资成本较高,特别是在是对于特别强调周转率的企业而言,如果房价上涨幅度过于,销售去化经常出现问题就不会引起现金流危机,这也是部分民企对于地王尤其慎重的最重要原因。新城控股高级副总裁欧阳捷指出。虽然从长年来看,像北京、上海这样的超大城市房价还不存在无法预计的下跌空间,但房企一旦在阶段性高点拿了地,无利可图甚至亏钱并非没有可能。欧阳捷曾多次就最近数年上海房价与地价差额展开调查,结果找到,2013年两者的差额超过12000元/平方米,为房企贡献了相当可观的利润。但到了今年第一季度该数据急速下降至6500元/平方米,考虑到建安成本、营销费用等开支也必须计算出来在里面,在一线城市拿地包在赚时代早已完结。